400-888-234

项目类别三

东坡,又岂止是天上的星辰

2020-09-27 17:01

□ 本报记者 赵墨/执行筹谋

【编者按】“千古风骚人物——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”日前在故宫博物院开幕。作为我国古代伟大的文学家、艺术家,苏轼不光在诗文、书画等方面具有深厚的造诣,同时因其雅致的生活品位与豁达的人生态度,散发着奇特的人格魅力。苏轼的艺术与思想以致生活情趣都对后世发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,他本人也成为备受敬慕的文人范例。千百年来,一代又一代的人借助对苏轼的怀想,对其诗文书画的再认识、再创作,不仅获得了在逆境中坦然面临的勇气,更通报出我们对其知己般的珍视和敬服。我们希望借由本次展览而组织的这一期苏轼专题,不仅能够资助大家在展览中更好地看懂苏轼,更能够让大家同苏轼发生些跨越时空的对话。

一提到苏轼,人们总会露出亲切佩服的微笑,每当这个时候,苏轼就恰似站在时光的劈面用微笑回应着我们,那微笑可亲可敬、磊落感人。千百年来,一代又一代的人诵读着苏轼的文章辞赋,摹仿着他的书法,谈论着他的生平轶事,他是永不外气的偶像,追随者不分老幼、跨越古今。而就在我们不停追忆、描绘甚至各自缔造着心目中的苏轼形象时,我们每小我私家毫无意外地都市陷入他的人格魅力中,这其中有孤苦、苦闷、挣扎、洒脱、浪漫……险些席卷了精神世界里的所有主题,于是,我们每小我私家,都市在人生差别的境遇里,与东坡相遇。

每小我私家心中都有一个苏轼。而这种“熟悉感”恰恰成为此次“千古风骚人物——故宫博物院藏苏轼主题书画特展”所要面临的最首要和最关键的问题。讲好这样一个为众人所熟知的超级IP故事,往往难以脱离面面俱到下的浅尝辄止,或是因太想挣脱固有模式而导致的破碎支离。展览如何能在保有每小我私家心中所熟悉的苏轼的同时,找寻到新的展览切入、组织和展开方式,在众口一词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,成为此次展览能否乐成的关键所在。

由于疫情原因以及故宫博物院当前驻足于活化馆藏的目的,展览并未举行全球苏轼名迹的总发动,除借展于天津博物馆外,其余展品均为故宫博物院自己的收藏。客观上控制了展览的规模,减轻了观众的“博物馆疲劳”,也淘汰了展览中大量名品对展线流通性的打击。但展览在面临苏轼这样一位弘大、庞大而又细腻的、迷宫般的人物时,难免还是会有些缺憾。

【明】朱之蕃 临李公麟画苏轼像轴(局部)

飞鸿踏雪泥

黄州五年,是苏轼一生运气、看法、艺术的大转折、大突变时期,而这一切的变化生长,都直接源于神宗元丰二年(1079)的“乌台诗案”,苏轼最终以“责授检校水部员外郎,充黄州团练副使,本州安置,不得签书公务”流贬黄州,在年底家家团圆的时候,前往贬所。只管我们无法确知迎着风雪、遭受极重心理攻击的苏轼会想些什么,但仁宗嘉祐二年(1057)的春天一定会在他的脑海中闪现。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亚博体彩APP  亚博体彩APP  亚博体彩APP  亚博体彩APP  体育外围